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性科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08|回复: 6

学者:少年自宫是对青春期性教育最大的嘲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8 10: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时光倒退10-20年,或许很多人都曾有过因为性的懵懂而产生羞耻感与罪恶感。这种羞耻感与罪恶感,来源于传统文化道德的压力。如今随着社会包容性和开放性的增加,大学周边的日租房、钟点房,中学生们懵懂的拥抱与亲吻,已经逐渐增多起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在青春期性教育方面,我们的老师与家长,依然有些保守,青春期教育、生理卫生课往往形同虚设。这反而让青春期的孩子对此更加好奇。

  “罪恶”
  济南也曾出现过自宫男孩。11月5日,当山东省性学会秘书长孟彦听说福建17岁男孩儿因为羞耻感与罪恶感而选择自宫时,他的脸色浮现出了一丝别样的愧疚。
  在他看来,这个自宫事件是对如今中国青春期性教育一个最大的嘲讽,“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我们工作的不足之处。”
  只是因为羞耻和罪恶而选择自宫,这样极端的案例孟彦并非仅仅是听说过,他甚至还曾经历过:“济南曾经也发生过这样一起极端的个案。”孟彦低下头沉思良久,这才缓缓的向记者讲述起他曾经的经历。
  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山大第二医院生殖泌尿科工作的孟彦曾在某天接到了一个急诊:“一个家住在西营附近的男孩子,也是因为觉得自己总是勃起有些罪恶,于是选择了自宫。”让孟彦印象深刻的是,这个男子使用的是一片剃须刀的刀片,一点点隔断了自己的生殖器。“如今可能有很多人会认为这个男孩子有些无知,但是根本不是这样,他就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当时的整个社会对于‘性’是很避讳的,家长们直接将其归类于‘罪恶’、‘犯罪’,于是当时的孩子们就觉得这样不好。”对于这个患者的结局,孟彦显然不愿意多谈,但是在随后的二十年的时间里,类似的情况孟彦也见过不止一次:“虽然不是割掉这么极端,但是也有一些让人很无奈的案例,比如说往生殖器上套螺丝帽,或者是套其他的东西,甚至有孩子怕遗精,用线将自己阴茎根部紧紧捆住,最后都发紫甚至险些坏死。”
  这样的案例让孟彦如坐针毡,作为一名医学工作人员,他很清楚这些案例背后的隐性原因:“无非是缺乏性教育,尤其是青春期的性教育。”

  无奈
  去学校讲性,校长们叫好却都拒绝了2009年7月,山东省性学会成立了。
  作为该学会的秘书长,孟彦跟学会的同事们进行过长时间的商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做一个公益的青春期性教育,然后免费的送入校园,让中学生们掌握应有的性知识和青春期知识。”
  这个想法在性学会筹备期间,就已经产生了,孟彦甚至跟省城不少重点中学的校长们进行过长时间的交流,而校长们的反应也让孟彦觉得很欣慰:“一听说我们进行这种公益活动,十个校长里有九个叫好,他们也都认为应该给孩子们进行这样的教育。”
  性学会成立后,孟彦再次兴冲冲的去找这些校长们,但是得到的答案却出奇的一致:“都委婉的拒绝了我们的提议,认为这么做‘影响不好’。”有的校长担心这些活动‘涉黄’,担心家长们会找来; 有的校长则担心这种活动会产生催化作用:“本来可能就是早恋的孩子牵牵手什么的,但是怕看了我们的教育活动后大胆地去进一步尝试。”终于有一个学校答应先看看内容,孟彦把活动内容交给对方之后,也就石沉大海了。“我也明白这些学校的想法,所以我从没有怪过人家。”孟彦顿了顿,忽然提高了声音:“要怪,只能怪我们的这种传统,大家就一直‘避讳’这个话题。”
  讽刺的是,在2007年曾有媒体进行过随机调查,结果发现学校里4成学生不满学校安排的性教育课程,有41%的学生认为“同龄人中有性行为”,而在孟彦看来:“这个调查的数据肯定不准,真实数字肯定比这个数字还要高。”

  害羞
  好多家长比孩子还感觉难以启齿曾有科研人员研究表明,从人出生到生命结束,性贯穿于整个人的人生之中,尤其是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对于性充满了好奇。“可以想象一下,从小到大,孩子们就一直被家里人灌输这样一种教育,即男孩子跟女孩子是有差别的,但是小时候这种差别更多的体现在服装和头发上。”当孩子成长到12岁左右的时候,身体进入青春期发育,性别特征更加明显,在孟彦看来,这种性别特征的出现,让孩子们对于“性”更加好奇。
  与这种好奇心态相反的是,家长与老师们反而更加的避讳,很多孩子在向家长提出此类问题时,一般家长都会“糊弄”过去:“据我私下调查,很多家长往往会以‘你还是孩子,长大了就懂了’这样的答案来回答孩子,也有的家长则很抵抗这些问题,干脆斥责孩子不该‘瞎想’。”在孟彦看来,家长们在这个问题上往往是“害羞”的。
  石燕(化名)的儿子今年上初三,她也曾遇到过这样的尴尬:“大概是六年级下学期,忽然有一天儿子问我,男孩与女孩的差别,还问我什么叫‘遗精’、什么叫‘特殊情况’,当时就把我问住了。”石燕当时的反应很是强烈:“把孩子批评一顿,说他不该问这些与学习无关的问题。”
  但是随后石燕又对自己的粗暴有些后悔:“谁都经历过青春期,谁都曾有过好奇,我也觉得自己有些粗暴,也想抽时间跟孩子谈谈这个问题,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了。”终于有一天,石燕鼓足勇气想跟儿子好好说说这个问题,但是谁知道当她提出这个话题的时候,儿子却很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拒绝与其谈这个问题。“这样的问题很常见。”从医二十多年,至今仍在医院坐诊的孟彦,如今除了给病患进行诊断之外,还兼着对病患们进行心理疏导:“这么说吧,干了这么多年,真正有带着孩子来进行咨询的家长,真不多,我都能大体数过来。”有时候性学会组织讨论,孟彦也与性学会里从事中学青春期教育的老师们进行过探讨:“他们也很少遇到有学生去咨询这些问题,所以说很多孩子对于性是很陌生的。但是我保证这种陌生绝不代表孩子不好奇,相反他们对这个问题的好奇心更大。”
  一方面家长们欲语还羞,一方面孩子们又对性充满好奇,这种矛盾逐渐演化成了另一个问题:即孩子们通过其他方式来偷偷的了解“性”:“比如说网络,而网络上的所谓的性知识,又是良莠不齐的,很容易对孩子产生误导。”

  压力
  “拔胡子难受,但同学的笑话更难受”
  如果让如今的心理学者们复盘“福建17岁少年自宫”事件,或许周围环境的压力也是造成这一悲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山东大学医学院医学心理学研究所的张红静副所长对于此事件有着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不仅仅只是因为性知识匮乏的原因,很可能还跟这个孩子本身的心理问题有关系。”
  在张红静看来,这个孩子的心理上也很可能存在一定的问题:“如果说孩子本身没有精神疾病,那么这个孩子很可能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因为其周边的社会氛围等原因,让他对于生殖器勃起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和罪恶感。其实如果看看现在社会的发展,我们其实对于性已经比改革开放前要包容很多了。”此外张红静还觉得,如今的青春期性教育,存在着一个极大的误区:“很多老师都在照本宣科的教《青春期生理卫生》课本上的知识,而没有去教给孩子一种辨别能力,我认为如今的性教育更应该教给孩子辨别的能力,而不是知识,他们获取知识的渠道其实很多的。”
  在孟彦看来,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对于周边的环境很敏感,抗压力的能力很差:“比如说初中一个班里,只有一两个孩子开始发育长胡须,往往会成为其他学生嘲笑或议论的对象,这就让他感到压力了,于是他开始自己拔胡须。那么同样,当一个班里大部分孩子都开始发育了,那些没有进入青春期发育的孩子也会觉得不舒服,也会有压力。这种压力会让孩子处于一种痛苦中不能自拔。其实不仅仅是性容易给孩子们压力,青春期的其他特征也会引发孩子的不安,如果家长老师无法及时疏导,就会让孩子受到心灵上的创伤。”
  孟彦一个朋友的孩子就曾因为拔胡须导致了上唇感染肿大:“我问过这个孩子,一根根的拔掉胡须不疼吗?孩子的回答让我更难受,他说:‘同学笑话我更让我难受’,我当时就很心疼,孩子太脆弱,如果他们都有了足够的知识储备,他们也许不会这样去跟自己的同学开玩笑,也不会有伤害。”

转自中新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10: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教师感悟性教育之路:青春性教育是一场战争



  作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小燕曾尝试在学校开展“性教育”课程。缺乏教材的她只能自己搜集资料备课。在她看来,自己所做的并不只是说教,而是要帮助孩子们认识性,认识自己的性冲动,了解保护自己的正确方式。在她看来,“青春期性教育”就是一场战争,老师与家长们应该掌握这一场人生保卫战的主动权。然而我们却因为传统文化、习惯的压力,把这一权利拱手让给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网络。夺回这场战争的主动权,是张小燕如今要做的事情。

  “借上心理课的机会悄悄传输性知识”
  “摸奶门”、“轮奸门”、“厕所门”、“90后艳照门”……如果去百度搜索一下与青少年有关的情色事件,或许我们会发现,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这些曾经让成年人们目瞪口呆的事件,往往会引发网友们的痛骂和人肉,但是却鲜有人想到,这些深涉“情色”事件的孩子们,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中国青春期性教育缺失”的受害者。
  如果他们掌握了足够的性知识,如果他们懂得保护自己,如果他们没有被情色网站所毒害,或许不会出现这一系列事件。
  在中国进入网络时代之前,人们获取性知识的渠道很简单:极少部分开明的家长与老师含蓄的传授,以及学校里“形同虚设”的“青春期生理卫生课”。所以,拉拉手、亲下嘴就会怀孕的笑话比比皆是。
  但是当网络出现之后,这种情况变了。
  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始通过网络,甚至是情色网站来了解“性”。“虽然没有统计过,但是跟学生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大多看过一些情色影片,也登录过色情网站。”张小燕,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山东省性学会理事、通纳成长工作室的心理咨询师。同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省城某中学的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健康课的讲师。
  如今的她,正在私下里推动着一个大胆的“性教育”课程,利用给孩子们上心理课的机会,让孩子们去了解、学习一些“性知识”。“学校没干涉过,但我也没去给校长汇报我的授课内容。”张小燕这样解释自己如今的尝试。

  “第一次上课,我也很害羞”
  尽管是心理咨询师,尽管长期从事青少年心理咨询活动,尽管办公室里只有她和记者两个人,但是在与记者聊天的时候,张小燕依然会有些紧张,遇到一些敏感词,她会不由自主的降低自己的声调,甚至直接隐晦的避开某些“术语”。事后,回忆起自己在访谈过程中出现的这些细节,张小燕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并不是害羞,而是出于一种深入骨髓的传统文化的熏染,让我下意识的认为在使用某些词语时应该压低声音,或者是避讳开某些词语。”“第一次上课是在去年的五月。”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授“性知识”,张小燕会很开心的微笑,“第一次上这样的课前自己也很紧张,担心课堂上学生们会起哄。”
  其实张小燕的授课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孩子们性是怎么回事,高中年龄阶段性好奇与性冲动的合理性,以及如何在发生性行为时保护好自己。她还准备了一部由柴静主持的《新闻调查:长大未成人》的录像。“希望可以通过片子里的案例,让孩子们更加了解自己,了解科学的性知识。自我保护能力是孩子们应该认识并掌握的。”
  尽管上课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尽管仍然会有一点羞涩,但是在第一次上性教育课时,张小燕还是故作镇静地张开了嘴,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自己是如何当着班里几十个孩子,讲出与“性”有关的知识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第一句话是:‘今天我们上一节有一点点特殊的课,但我知道也是你们渴望的课,我们来聊聊有关性别的那点事’,我还是用了迂回的方式,但我手心和背上还是渗出了一层汗。”
  张小燕甚至还停了几秒钟,准备出给学生们“炸锅”的时间。班里的确有了一点骚动,大家惊奇而好奇的私语了几句后,都齐刷刷地抬头看着她,眼里满是期盼与渴望。
  一节课下来,张小燕发现这节课的效果出乎意料好,学生们的专注和认真让她非常感叹,“其实孩子们真的很需要这方面的知识,他们需要科学的引导,只是我们不敢讲。”

  “网站学来的性知识好多是错误的”
  在《心理健康课》中加入一些青春期性教育知识,对于张小燕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为她缺乏教材。“现在国家定制的教材里,有《生理卫生》,但是这些知识太生硬了,已经无法满足学生真正的需要。他们需要更入心的讲析,更切实的知识,他们需要人性温暖下的科学。”
  因此,她只能自己进行备课,通过参考国外同龄孩子的性教育课程,再结合身边孩子遇到的一些性问题进行讲授。“有时候我也会上网浏览一些网站,但是越看越惊心,因为很多网上的性知识是非主流的,甚至是错误的。”
  在张小燕看来,这些错误的性观念让孩子们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在2004年,曾有一个女学生找到她,告诉她自己怀孕了:“因为她根本没有掌握到正确的避孕方法。”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小燕只是平静地告诉这个女孩子,如果去做人流,需要哪些手续,该如何调养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与自己推行“性教育”课程一样,张小燕事后并没有把女生怀孕的消息透露给校方,也没有告诉孩子的家长:“其实孩子已经受伤了,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所以我选择为她保密。”
  但这也让张小燕感受到了压力:“作为一个老师,我必须要让孩子有一个正确的性观念。”

  “错误的观念,会毁了孩子一辈子”
  孟彦曾在坐诊时遇到过一件令他啼笑皆非的事情:曾有一名男性就诊者来找他,在做完检查后才羞答答问孟彦,自己的发育是不是“不健全”,而他认为自己“不健全”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如“电影”里的男主角那么强壮和持久。“他根本不知道,那些电影都是多个机位拍摄后进行拼接剪辑成的。”“这其实就是一种错误的性观念,这种错误的性观念会让孩子产生严重的自卑情绪,尤其是男孩子。而这种自卑与不自信不是仅仅局限于单纯的性方面,而是会被带入到他的整个生活,会导致孩子一系列行为、性格的改变,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孩子们一生的生命轨迹。”
  在张小燕眼里,青春期性健康教育其实就是一场战争,一场由学校、老师、家长们与恶俗性观念争夺孩子的战争,“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应该在我们手里,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们,性就像饿了要吃、困了要睡一样是我们天然的生理本能,性是人类繁衍生存的必须,性美好而光明,但享受性的同时也必须承担它的责任,当我们无力承担的时候要学会规避,学会保护自己。但是遗憾的是,正常的科学被我们人为地蒙上了过厚的面纱,因为我们千百年来深入骨髓的传统道德文化观念,羞怯让我们把教育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网络,好奇让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只能从纷杂的网络中偷偷的搜索他们的困惑。”

  “关键时刻给孩子校正下方向”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故事,美国的父母在孩子18岁之后,得知孩子要去约会异性朋友,就悄悄的给孩子们准备上几个避孕套放在书包里。“在中国,这样的家长也许有,但是绝对属于‘非主流’的,更多的是家长老师的严防死守,禁止早恋,禁止约会,其实越是这样,越会增强孩子的逆反心理。我不是提倡中国的家长给孩子们准备什么避孕套,我们可以是给孩子准备几本严谨而有趣的书啊,我们难以张口,那就让他们自学,我相信青春期的孩子有这自学的能力。我们只需要给他提供一个辨别是非的标准。哪些是你可以做的,哪些是你暂时还不能做的;哪些性行为是正确的,哪些性行为是错误的甚至是会伤害到自己的。”张小燕这样解释。如今,张小燕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在孩子处于青春期时,张小燕的丈夫主动承担起了给孩子做青春期教育的问题:“主要是告诉孩子该如何判断自己的身体变化,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
  上了大学之后,儿子反倒是主动跟父母说起自己的一些苦恼:“有一次放假回家,孩子跟我说起他做的一个让他很好奇的梦。我明白那是一个性欲萌动的显示,借助他的讲述,我对孩子的成长和成熟给予了很欣慰的欣赏,同时让他明白他的梦所透露出的愿望。孩子在自尊和自信中接受了自己的青春冲动,困扰他的烦恼自然也就没有了。就像孩子初学驾驶,我负责帮助他明白车的行驶状况,以及刹车、转向的时刻和要领。”在张小燕看来,家长们也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意识:“保护不是绑住孩子的双腿,不让孩子知道有跑有跳和跑跳的乐趣。只要有安全、信任的环境,人就有向上成长的空间。家长们要相信孩子。”


转自山东商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 20: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8 15: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0 11: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谢谢楼主,顶一下












配电箱 http://dg.bidadk.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性科学论坛 ( 11002936号-1

GMT+8, 2018-5-26 19:46 , Processed in 0.10706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