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国性科学论坛 返回首页

张道明的个人空间 http://bbs.zgxkx.org/?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伴枕下的性爱书画(二)

已有 929 次阅读2011-7-13 11:04 |个人分类:性学札记|

风风雨雨的年代里

爱情撑起一片温馨的天地

 

基于尊重被访人的隐私,我且称老先生为笠翁。对于老年性爱,笠翁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和感受,谈起来滔滔不绝——

我一直认为,无论是老年性爱,还是中、青年性爱,都应该是健康的性爱,是基于情感上的性爱,不能只有性而无爱。

回想起来,我和老伴的婚姻之路并不平坦,我们之间的爱情也因各种内在和外在的原因出现过“短路”。我和老伴结了三次婚,离了两次婚,离离合合之间,经历了太多的悲喜交织。蓦然回首,发觉我们已站在夕去的红日下,暮途近而苍山远,更加珍惜历练了人世间水火风雨的情爱,而枕间之戏,已然超越了凡俗之风,每每“凤点头而凰迎之”,无不畅快林漓,愉悦双方身心。

我正准备向笠翁发问,笠翁向我展示了一幅水墨人体画,神秘兮兮地说:“我以前从不画人体,老了却发少年狂,每月一幅水墨人体画,从未间断过,而且都是‘性爱’的主题。但是,这些画在你看过之前,从来都只会在我老伴枕下出现,而不会被他人‘侧目而视’。”

“这些画既然都是‘性爱’的主题,想必也一定有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吧?”我不失时机地问。

笠翁点头称是,却不让我直接深入,而是避开我的话锋,谈起了他和老伴在“文革”时期怎样相扶相携,一起穿越那风风雨雨年代。

我和老伴在一九七二年举行了第二次婚礼,在那特殊的时代里,她爱我,包容我,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气,不然,被打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饱受折磨的我,恐怕难以走出生命的泥淖。

和老伴的第一次婚姻,我毫无感觉,因为我们双方是在媒约之言下结婚,谈不上了解,更没有什么爱情,就连男女之间的异性相吸都谈不上。她有一个好听而有意境的名字:樱海,人却长得一般。我出于孝心,从了父母之命和小我八九岁的她结合,却找不到爱的感觉,就像在海里找不到岸的溺水者。夜幕之下,男女之间的功课也是草草了事,而且常常忘了“复习”。婚后三年,我们无子无女。其时,我的父母已经往生。她忽然提出了离婚,可能是受不了我的冷漠,既然我已不必做戏给父母看了,她便想到了各栖一枝。然而对于我,曾经认为那是一种伤害,便决然而离。

当我被批斗时,她却出现在我的身边,给我送水送饭,替我挨拳脚。黑暗的角落里,我们相拥而泣。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反复对我说:“我爱你,爱你到死。我一见到你,就感觉上帝让我来到人间,就是为了爱你而存在。你若不信,就让雷电劈了我吧。”我用嘴堵住她的嘴。性爱,在我们的身体里、在我们的心灵里、在那风雨狂暴的夜晚,蓬勃地、不可遏制地在震颤中苏醒。在冷雨的寒意里,我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该图片搜集于网络,与文章内容无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性科学论坛 ( 11002936号-1 备案报警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7470号

GMT+8, 2019-12-10 18:12 , Processed in 0.08393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